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我愿用1小时换他们1分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李俊臣
时间:2017-02-19 12:00     浏览量:

饶木涛和学生们。

  ∗本报记者   李俊臣∗

  “如果耽误我1个小时,可以让他们在高考中多考1分,我认为很值!”只要对学生的学业有帮助,饶木涛从不吝啬自己的时间。

  2005年,已经从教1年的饶木涛,作为引进人才从湖北来到德宏州陇川县,在激烈的教师讲课比赛中脱颖而出,留在陇川县中学任教,至今已经12载。回想这一路走来,让饶木涛最感到自豪的,不是一沓沓的获奖证书,也不是州劳模的光荣称号,而是走在大街上,总会听到的一句句简简单单的问候:“饶老师,好!”

  “虽然老公没能陪我,

  但他的学生帮他做了,一样的!”

  2013年冬天,饶木涛的媳妇出现尿出血症状要到昆明去做检查。初步检查结果显示是膀胱癌前期,因为存在病变危险,必须要做更深入的检查,差不多要一个星期之后才出结果。然而,此时的饶木涛带的正是高三班。“还有半年我的学生就要参加高考,而高考又是这些贫寒学子改变命运的一次机会。想到这我就坐不住了!”饶木涛担心等结果的时间太长,怕因为自己的离岗耽误学生的成绩,心里一直在纠结。

  看到饶木涛坐立不安,不停地念叨着自己的学生,媳妇也只好让他回到学校,准备一个人在医院等结果。饶木涛想到恰好有几个自己教过的学生在昆明上学,便请他们过来医院帮照顾媳妇。“前前后后27天,手术前家属签字、打饭、手术后接尿等等,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男学生帮我做的!”提到那段日子,饶木涛内心充满愧疚,但又因为所带班级取得了很优秀的高考成绩而稍感欣慰。

  “虽然老公没能陪我,但他的学生帮他做了,一样的!”饶木涛的媳妇说,老公带高三,教学生能够让他内心踏实。帮忙照顾师母的学生尹永波说,“与饶老师对我们的付出相比,我做得并不算什么,他是一个真正的好老师。”

  “我不知道自己算是好人还是坏人!”

  现在的饶木涛不仅是高三班的班主任,同时还是年级副主任,更是德宏州级物理学科带头人,时常被学校安排外出参加授课比赛。然而,在省普通高中新课程物理学科课堂教学竞赛二等奖、州物理课堂教学大奖赛一等奖这些殊荣面前,饶木涛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因为他知道,这些成绩取得的背后,却是以自己缺乏对家庭、对亲人的陪伴为代价的。

  早上6∶30起床带学生出操,中午12点放学,晚自习守晚读,晚上12点查宿舍。正常情况下,一天10多个小时,饶木涛都在学校。很多时候,学生会把课堂上没听懂的知识,拿到课后单独找饶木涛辅导。“经常中午1点多了,还不回来吃饭,我就知道他肯定又在给学生做辅导了。”饶木涛的媳妇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多年以来,女儿上学都是由媳妇接送。“生活这方面由媳妇照顾,我辅导孩子作业。”但也经常因为饶木涛的“食言”,引起夫妻两个多次拌嘴。“对学生比对家里好,分析学生比分析自己的女儿多。”饶木涛听到媳妇的抱怨,也只是无奈地不停点头。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教育学生和陪伴家人,对饶木涛来说,就是鱼与熊掌的关系。甚至,媳妇生娃娃的时候,都不能时时陪在身边,该上课的时候上课,下课才跑去医院守在媳妇身边。虽然空闲的时间很少,但饶木涛把有限的空闲时间全部给了家人。

  “我不知道自己算是好人还是坏人!”谈及家庭,饶木涛感觉自己是一个坏人,一个不称职的丈夫、一个不称职的父亲。“州民中几次想调他去,但他都拒绝了,因为我和女儿都在陇川。”在饶木涛的媳妇看来,饶木涛是一个事业重于家庭,但也尽其所能呵护家庭的男人,她很理解,也很知足。

  当刚做完胆结石手术还没痊愈的饶木涛回到教室,收到同学们凑钱买的花的那一刻,一切都是值得的。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