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景颇奶奶的六十年

来源:德宏团结报    
时间:2015-07-06 10:02     浏览量:

景颇奶奶的六十年

明祖丽

八十多岁的董奶奶一说到党,总是竖起两个大拇指热泪盈眶地说:“我的一切都是党给的!我从一个目不识丁的景颇少女成长为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干部。60多年来党给边疆人民带来的福祉,我的蜕变就是众多同胞的缩影呀!”

董奶奶出生在油松岭大云坡的景颇族卡兹寨,在她出生之前,母亲生过三个哥哥,只有大哥留活下来。苦难并没有因此而止,她还在娘胎时,帮地主赶马帮的父亲在回家途中患上疟疾,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这种疾病无法医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年轻的生命一点点消亡。

父亲去世后,生活的重担压落在寡母身上,带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没日没夜地劳作,累弯了腰,累垮了身,但也没能解决一家人的温饱。儿时她最为深刻的记忆就是饥寒交迫的窘境。很多时候吃不饱饭,能吃到白米饭的日子更是少得可怜。她和哥哥吃完晚饭就悄悄上床,以减少走动消化,怕本就不饱的肚子饿得更厉害。家里也只有一间茅草房,破漏不堪,风刮雨淋时难以遮身,睡觉不是被饿醒,就是被冻醒、淋醒。所以,能吃上一顿饱饱的饭,能睡一次美美的觉,成为她儿时的一种奢侈念想。

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苦难日子到了1951年,景颇山寨迎来了剿匪的解放军。因她家最穷,解放军就住进了她家。他们不仅赶走了日夜扰民的土匪,帮母亲修葺破败的茅草房,还让她和哥哥吃上了梦寐以求的白米饭。闲暇时,解放军还教他们景颇小孩说汉语、识汉字。其中有一个姓聂的女解放军,性格和善,见多识广,在他们男尊女卑思想根深蒂固的山寨里,显得与众不同。在山寨工作结束时,聂姐姐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们一起走,和她一样为人民服务,她使劲地点了点头。母亲对她百般不舍,但最后还是应允了,对她说:“孩子,他们都是好人,跟了他们一定不会错的!”看着年轻的母亲被生活压得佝偻的身躯,她暗下决心,要好好努力。就这样,17岁的她跟随党的步伐,离开了从没有走出过的大山,贫苦的孩子终于迎来了生命的春天!

当时领导问谁想学兽医时,她并不知道兽医具体做什么,只是听到“医”字便激动地站起来报名。她努力学习的干劲儿感动了每一位老师,她被送到西南民族学院,正式学习兽医专业。

她的第一个工作任务是参加当时梁河县大厂区大胜基乡的和平协商土地改革。从县城到乡下有二十几公里的山路,工作组的供给物资就靠她一个人徒步背上山。有一次,与一个女伴同行时,她们遭到土匪的追赶。后来下乡工作时,她身上背着枪,肩上挑着医用工具,还备有砍刀,用来劈开茅草路。虽然她再也没遇到过土匪,但渡河途中好几次险些被汹涌的河水冲走。1959年,苏联专家到保山传授口蹄疫疫苗知识,她被抽到保山磨坊沟疫苗厂学习工作,一干就是13年。在疫苗厂工作时,她曾多次被组织抽调到耿马、临沧、昭通等地进行疫苗防治试验。当时,七八十公里的山路,她一人背包独行。行至偏僻处,她就边走边高唱党歌,因为她心中坚信,有党的陪伴,一切困难都是可以战胜的。

1973年,她在盈江生活的次子患上了曾经夺走她父亲生命的疾病——疟疾,虽然已经医好,但是让她深刻地认识到,落后的家乡人民更需要她。于是,她毅然申请调回了盈江。回到盈江后,她主要从事口蹄疫防治工作,帮助贫困的农民兄弟,守护他们的家畜。她从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成长为兽医站副站长、县人大副主任,成为少数民族国家女干部。无论遇到多少艰难险阻,她从没有退缩和埋怨过,只是知道不能辜负党。

退休后,她不仅住上了宽敞的平房,领有退休工资,还享受慢性病补助,和其他老人一样沐浴在党的恩泽中。子女成才,孙儿绕膝,晚年生活如蜜一般甜。但她退而不休,参加了县关工委工作,与小朋友一起分享自己成长过程中的那些辛酸苦楚,让他们在享受免费营养早餐时,总忆起那个忍饥挨饿饱受风雨的景颇女孩。

她常说:“我没遇到共产党,就是做梦也不会做到自己会过上这么幸福的日子。如今我的小儿子在州委当了党的领导干部,我把见证我一生转折的毕业证留给他,鞭策他要当党的好干部。喝水不忘挖井人,我们要把党给我们的恩泽加倍地还给人民。”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