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难忘的乡村教学时光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陈朝国
时间:2017-09-09 12:00     浏览量:

  ∗陈朝国∗

  时光飞逝,一晃20年时间过去了。回想起20年前的那段乡村教学时光,依然历历在目,恍如昨天。

  这一切,都缘于一个儿时的梦想。记得在我读一年级的时候,老师问我说:“你的梦想是什么?”我脱口而出地答道:“当老师。”老师听了很高兴。老师说:“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荣的职业,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文明的传播者,是播撒光明的人!”当时我也不懂老师说的这些话是啥意思?我只是很羡慕老师一手拎着公文包,一手提着茶杯,上衣口袋里插着钢笔,鼻梁上架一副眼镜的样子,觉得老师很有文化,也很了不起,这就是我对老师的最初印象和理解。没承想,儿时种下的梦终成为现实,长大后我真的当了一名老师。

  20年前,我中专毕业,年轻气盛的我揣着一纸文凭,怀着满腔热情与抱负踏上了教学之旅。那时的我,可谓踌躇满志,一腔热情,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所任教的小学是一所乡村小学,学校十分偏僻,离乡中心小学30多公里,得走七八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刚到学校,我的梦想就被无情的现实击打得粉碎,看着荒凉的小山村,贫瘠的大山,稀稀拉拉的几户人家,满地牛屎猪粪,我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我们的学校建在山脚的一小块平地上,离寨子不远,教室是几间四处漏风的竹笆房,若是逢下雨天,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我们几个老师就住在这四处漏风的房子里教书育人。说实话,那时我有些灰心了,但当我走进教室(竹笆房),十几双惊恐而又期盼的眼神看着我时,我的内心颤动了。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站起来对我说:“老师,听说您要来,我们盼望您好久了。”接着是孩子们热情而持久的鼓掌声。那一刻,我的心彻底被融化了,我知道,大山需要我,这里的孩子更需要我。于是我对孩子们说:“很高兴认识你们,以后就让我们一起学习文化知识,好吗?”又一阵热烈而持久的掌声!

  就这样,我成为一名乡村教师,并且一呆就是15年。15年间,有过苦,也有过甜。

  说起苦,初到学校的那段日子,生活上的苦不用说也是苦的,那真正是有钱也买不到东西的地方,有时候没有菜吃,我们就白开水泡饭,一周出去买一次菜,从街上买了背回到学校,早已经焉巴巴的,放一两天就腐烂了。为了储存方便,我们只好买一些放得长久的蔬菜,如洋芋、海带、豆腐皮、干酸菜之类的菜。再后来,我们就自力更生在学校旁边开垦了一块菜地,经过一番侍弄,我们终于吃到了新鲜的蔬菜。生活的苦我们尚能克服,最苦的是没有水、没有电,信息不通、道路不通。如今回想起来,个中滋味也只有自己才知道了,一个苦字也难道尽其中的心酸。

  说起甜,往事一件件浮现在眼前。记得一次我在回校的途中,遇上下大暴雨,尽管我带了雨伞,但因为雨大风大,我仍被淋成了落汤鸡。回到学校我就病倒了,昏迷不醒,我的同事找来了草药熬汤给我喝。第二天中午等我醒来时,一大群人围在我的床边。后来我才知道,他们都是学生家长,他们从昨天晚上就一直守在我的床边,一整夜没有合过眼,一个个眼睛红红的,看到我醒来,大家才松了口气。他们顾不上休息,一些人跑回家拿来了鸡蛋,一些人提来了老母鸡,他们不会说漂亮的话,但他们淳朴善良的举动早也深深地感动了我。

  最不能忘记第一次过教师节。我过的第一个教师节是在1996年9月10日。孩子们给我们准备了礼物,有的是两个鸡蛋,有的是一个红薯,有的是一个地瓜,有的是几枚野果,有的是一幅画,最后,孩子们排成一排,给我们唱了一首歌,那是我几天前刚教给他们的一首新歌《捉泥鳅》。虽然孩子们唱得跑了调,但那是我听到的最优美最动听的歌。事隔20年,那歌声依然在我耳畔回响。

  如今,我也离开乡村小学5年余,来到了中心校工作。中心校的工作条件要比乡村小学好上千百倍,但于我来说,还是会经常想起乡村小学,想起那段乡村教学的美好时光!那些日子虽然艰苦,但却很温馨,让人难忘。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