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语言版本:缅文 傣文 景颇文 傈僳文 载瓦文

老家的味道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赵国云
时间:2017-04-08 12:00     浏览量:

  ∗赵国云∗

  转眼间,成了家乡的过客,这是儿时从来没有想过的。温暖的青砖瓦屋,辗转成了我的老家。

  偶尔回到生我养我的寨子,很多比我年纪小的人都叫不出名字了,信步走进儿时玩伴的家,多么熟悉的家园,完全成了客人。想想14岁初中辍学,离开家乡已经33年了,自己的儿子都大学毕业在部队工作了,儿时的家已成一种挥之不去的味道,那就是久久忘不了的老家的味道。

  父母建造的屋子,成了我们兄妹名副其实的老屋。时光匆匆,老家的味道成了心中的一份怀念。每次到了自己的老家,总是忍不住看一眼自己家的老屋,那个成了空巢的老屋。有时,忍不住走进去转转,昔日干净的水缸布满了尘埃,院子石板的青苔干了再生,生了再干,只有门栏上、墙壁上,我们兄妹儿时不懂事留下的一份份杰作依稀可见。牛圈里的粪没有牲畜的糟蹋,十分干燥,如在儿时,完全可以进去打滚嬉闹,然后被父亲发现,追着一阵猛跑。

  屋顶的瓦似乎多了一些老气横秋的味道。当年捣蛋得上屋揭瓦、下河摸虾的兄弟,已经长大为人父,搬迁下坝后,他的儿子完全没有机会遗传到这点本领。父亲母亲自己亲手建造的青砖瓦屋,养育我们兄妹五人长大的家,成了我们真正意义上的老家。前些年,父亲总是不舍自己的家,总是一个人独守着。做儿女的每每劝说,您来吧,所有您子女的家都是您的家,但父亲总找一些理由搪塞。什么生产队事情多等等,离不开的理由一大堆。父亲自十六七岁就担任合作社的“官”,已经五十多年,七十三岁了还没有离任,在我认识和了解的“官”中,父亲是年纪较大的一位。张家长李家短,在他心里一清二楚。几年前,弟兄几人曾在一个全寨最高规格的会议上,提出父亲的请辞。大家听了我们弟兄的诉求,尽管不愿意答应,但是提不出更多的要求,后来一位社员说,再借给他们几天,等寨子的路修好了一定归还。父亲的“官”这一借又是好几年。父亲衣袋里的小本子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电话,有时候,看他还很忙碌。父亲的“官”当得很累,也很细心,张家田、李家地、王家沟,心里装得清清楚楚,我也常常成了他的秘书,你家大爹家要写个申请,姨爹家要如何如何,想想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常常被父亲要求帮张家写信,帮李家读信回信。是不是我能写几个字,就是被父亲当年逼着帮人家写信写出来的?

  父亲是个不爱说话的人,有一天,我俩从老家做客回来的路上,父亲说,年前,给村委会党支部递交了辞职申请。我说,你没拿着他们的俸禄,没有一分电话补足,还要写辞职申请,是不是多余。父亲说,组织需要,社员信任,自己当了这么多年,当然要有头有尾,干干净净地当,干干净净地让,这是一个共产党员必须做到的。

  父亲的话,让我无言以对。

  春节期间,我儿子从部队回来过年,我父亲对他说:“做人要记住不能有贪念。”

  这就是我的农民父亲,一个农村老党员教育儿孙的“家训”。

  看着父亲渐渐习惯了离开老家的生活,我感到很高兴,但是老家那边的电话依然时时“骚扰”他老人家,父亲依然身在曹营心在汉,退而不休。看着两鬓斑白的父亲,一把瘦小的身躯,还时时牵挂着寨子里的大事小事,时时叨念着张家的烟苗给有种好?李家的甘蔗在不砍就下雨了……这就是我的农民父亲的本色。

  老家的味道,就是父亲的味道,父亲在哪,老家的味道就在哪。


Copyright © 2015-2016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德宏团结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芒市团结大街133号 邮编:678400 广告招商:0692-2123901 网站业务:0692-2100309
滇ICP备15008954号
新编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3-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