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的汽车梦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黑豆 发布时间:2019-01-08 10:04:03

一生之中总有一些人、一些事、一段情会深深铭刻在心里,永远不会忘记。每每回想起来,总是让人心绪飞扬,感悟良久。

2018年2月,初为人父的我发现,有很多小男孩,只要你拿出与车相关的图书或玩具,他们的小眼睛都会为之一亮。汽车在小男孩的心里扮演着什么角色呢?就像每个小女孩都想拥有一套漂亮的芭比娃娃一样,小汽车是每个小男孩童年必备的玩具。长大后也不例外,汽车就是男人的大玩具。

相信很多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都和我一样感恩于这个时代,感恩于改革开放,因为我们很多的梦想正在逐步实现。

我出生在陇川县城,现在的城子镇。每次去城子,我都会开车去儿时游玩的地方逛逛。陇川老县城是一个二抬坡地形,一条马路贯穿县城。我的爸爸妈妈都是电力公司工人。我们家就住在单位大院,隔壁是县运输公司。我从小看到的汽车大部分是解放牌大货车和客车,那时县城轿车很少。记忆里,电力公司有公家的摩托车和拖拉机,按现在的说法应该是公务用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和爸爸骑摩托车。他说骑摩托不能睡觉,睡着就会掉下去。我小时候坐在摩托车油箱上,小手紧紧抓住龙头,眼睛睁得大大的,迎面吹来刺骨冷风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所以我到现在也不喜欢骑摩托车。1986年,电力公司购买了一辆苏联拉达牌轿车,听爸爸说在陇川算得上是很好的轿车。我们只能趴在车库大门前看看,那时真羡慕司机,可以开那么好的车。那时我就立志长大要当司机,多神气啊!直至今日,我从小的理想之中,只实现了驾驶梦。我2006年从部队复员后,回到陇川工作,成了一名机关司机。

我终于坐上了那辆拉达牌轿车!1988年单位派爸爸和技术员、司机开车到昆明购买发电机配件,在我央求之下爸爸带上了我。这次昆明之行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旅程。因为从陇川到昆明开了3天的车,而这3天我经常晕车呕吐。到昆明后我被省城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惊呆了。我问爸爸是不是到美国了。这个笑话现还在电力公司流传。从昆明回来后,我再不敢坐车了,因为怕晕车,到现在也如此,开车没事,坐车还是会晕。

20世纪90年代,中缅边境贸易红火起来,有一些从缅甸来的日本车出现在陇川街头。一天,爸妈要把我送到住在景罕的奶奶家。我怕坐车不想去。妈妈说是和王叔叔坐车去我才勉强同意了。王叔叔是小区的能人,开着一辆日本皇冠车,也是那次我才知道车窗玻璃可以不用手摇,是电动的。我一路上都在玩电动玻璃,不断地升起降下,一分钟也没停。可能是因为集中精力玩,所以我那次坐车竟然没有晕车。只是我到现在都忘不了王叔叔的眼神。他那时估计想抽我一顿!后来和同学们在一起吹牛时,他们只有听的份,因为只有我知道汽车玻璃可以用按钮电动控制。

1996年后,陇川县城搬迁到章凤镇。章凤开始热闹起来,各种各样的车辆穿梭在大街小巷,子弹头、三菱、沙漠狼、公爵王等等。这些车都是车界的一代经典,代表着当时全球汽车制造业的尖端水平。一次和同学去章凤玩,他爸爸开车,我坐后面但趴在中间,我要看前面才不会晕车。我看了一下仪表盘,天啊!没有指针!我问同学的爸爸,怎么没有指针?同学爸爸说,这是电子立体仪表,要正面看,侧面看不到。这时车里的音乐声音突然小了。我问怎么了。同学爸爸说:“这是声控,我说加音量,音量就大了。”我惊呆了,这车该有多高级啊!若干年后才知道,是同学的爸爸在逗我玩,其实就是方向盘上有个音量控制键,在当时有这个功能的车是极少的。

1998年我初中毕业后到章凤上高中。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汽车消费结构升级,中国汽车进入井喷时期。同年我高中毕业参军,5年后复员工作。多年来对汽车的情怀依然如故,我终于在2007年购买了家用汽车。2013年北汽瑞丽公司成立,德宏有了自己的汽车生产线。从无到有,一辆车见证了改革开放的进程,也成为生活巨变的标志记忆。

改革开放40年是中国各行各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40年。这40年,各行各业都以令世人瞠目的速度发展着,但若论惠民之深以及对社会财富贡献之巨,可能没有哪个行业与汽车业比肩。汽车,从普通百姓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成为寻常百姓家的配置,再发展到许多城市不得不采用摇号、限牌的方式来限购。这一切,都发生在这30多年间。而这30多年汽车行业发展的巨大变化,也仅仅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伟大成就中的一个小小的缩影。(通讯员   黑豆)

编辑:曹园雅
相关内容
Hi德宏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

《德宏团结报》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