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坊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段体泽 发布时间:2019-01-07 10:03:36

洗衣坊对于滇西农村妇女来说,既是捶打搓洗衣裤、被褥的场所,又是闲散调侃家长里短的地方,更是送夫盼夫的“长亭更短亭”。

滇西农村洗衣坊大多建在村尾的河畔溪旁或池塘,靠近村口,用毛石和长方形的条石支砌,或廊或亭,不一而足。廊式洗衣坊沿河畔溪旁九曲回转,在垂柳掩映下显得婀娜羞涩,风情万种;亭式洗衣坊多建于池塘上面,看村庄大小,有单个的也有多个的,每个亭子有一石板桥与池岸相连,在满塘荷花的烘托下亭亭玉立,妩媚动人。无论廊式还是亭式,回廊亭台一律是用精雕细镂的石材建成。出过达官贵人或富商巨贾的古村落,多用大理石和汉白玉,一般的村落用的是青石和火山石。廊柱亭顶用楠木红杉建盖,飞檐斗廓则多用灰瓦建盖。当然,视经济发展水平和各民族同胞风俗习惯不同,也有一些用茅草和棕榈叶建盖。

滇西毗邻缅甸,过去生产力发展滞后,又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多数村落的男人成家后最大愿望就是跟随马帮“走夷方、下南洋”,一为生计,二为机遇。生计,可为家里讨来油盐米醋等生活所需;机遇,说不准闯荡一番可衣锦还乡。他们往来于缅甸、泰国之间,哪怕步入龙潭虎穴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每年春节过后,洗衣坊就成了母亲送别儿子、妻子送别丈夫、女儿送别父亲的伤心地。之后,便是无尽的思念和秋水望穿的等待,洗衣坊这时又成了妇女们盼子盼夫盼父归来的计时器。

男人一走,快的一年半载,慢的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才会返回家园。最让女人们痛苦伤心的是,家里的男人一走便音讯杳无、生死未卜。只要村口传来马帮的铃声,正在弯腰洗衣的妇女们都会不约而同直起身来,眼睛齐刷刷地往村口张望。发现哪家丈夫回来了,其媳妇不管衣物洗好与否,三下五除二匆忙收拾,撂下一句“你们忙吧,我家死男人回来了”,拔腿就往家里跑,语气和神态无不充满喜悦与自豪。等不到自家男人回来的女人们,心情犹如洗衣坊里的水,清浊杂陈、喜忧参半。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时代发展到今天,随着公路、铁路和航线开通,每家每户通水通电,洗衣机、互联网、手机的普及,整个地球已经变成一个大村子。滇西洗衣坊终于卸下承载了百年乃至千年的洗衣重任,摇身变成美丽乡村的一道道风景线。它也不再是妇女的伤心地和计时器,所蕴含的历史文化韵味决不会被时间这把锉刀所磨灭,相反,镌刻在它身上的故事一定会像池塘里的水永不枯竭,像溪河里的水长流不断。

看着故乡慈祥的老人带着孙儿在洗衣坊亭台轩榭散步、嬉戏,我想,他们肯定又在给小辈们讲述祖辈如何翻山越岭、披荆斩棘“出缅甸、走夷方”的传奇故事了。(通讯员    段体泽)


编辑:焦迪
相关内容
Hi德宏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

《德宏团结报》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