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烧洋芋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陈朝国 发布时间:2019-01-07 10:02:11

周末,父亲打电话来说,他刚买了一袋洋芋,是从老家拉来的,很难买到,叫我回去拿些来吃。父亲还说,要是我忙不得的话,他就给我送过来。我连忙对父亲说:“不用了,我会回去拿的。”洋芋对我来说,总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特别是家乡的烧洋芋,直到今天,我还是念念不忘。

小时候,烧洋芋是我们的最爱,是烧洋芋陪伴我长大的。那时候,每天不吃几个烧洋芋,这一天的日子都过不了。我的孩提时代,生活较为困苦,平时也没有什么零食可以解馋,唯有烧洋芋时时陪伴左右,既当零食又当主食,嘴馋了啃一个烧洋芋,肚子饿了吃一个烧洋芋。记得读小学时,因为学校离家较远,每天早早起床,母亲做了早饭,就给我烧几个洋芋,然后用树枝把洋芋刮干净,之后装在我的晌午口袋里,并嘱咐我肚子饿了就吃洋芋。有时候,母亲还会给我几角零花钱,趁中午休息时到学校小卖铺去买几颗水果糖或是一块饼干。吃完午饭后(其实就是吃烧洋芋),剥一颗水果糖放到嘴里,慢慢吮吸,不时吞咽着糖水,那叫一个爽啊!有时也有小伙伴来讨吃,讨不到的,就把你嘴里面的糖掏出来吮吸几下,又吐出来还你,我们也不觉得脏,照常吃得很香很甜。

后来,我到外地求学,离开了家乡,离开了父母亲,我也吃上了梦寐以求的白米饭(那时候,父母亲都以能吃上一顿白米饭就知足了),可是没有了烧洋芋的味道,我反而觉得每顿饭似乎都缺少点什么。期末放假,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烧几个洋芋。母亲每次都会说:“孩子,吃白米饭了,还想烧洋芋啊!”我对母亲说:“这是您的味道啊!我怎么会忘记呢!”母亲满足地笑笑,便忙活去了。

如今,离开家乡30余年了,许多关于家乡的事物都渐渐淡忘了,唯有烧洋芋的味道始终未曾忘记,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愈加清晰起来。

一个周末,趁着女儿放假回来,我和妻子女儿一起到农贸市场买菜,我特地买了几斤洋芋,回来后,在院子里生了火,然后开始烧洋芋。我像当年的母亲一样,把洋芋烧得香喷喷的,给妻子一个,给女儿一个,可是她们都不爱吃,我也吃不到小时候的味道了。也许,只有母亲才能烧出那样的味道来。

现在,我的父母亲都已经60多岁了,吃白米饭的愿望都已实现,然而父母亲却又难以离开烧洋芋,几天不吃烧洋芋,母亲就会念叨着去买洋芋。

我想,烧洋芋的味道,就是母亲的味道,就是幸福的味道!(通讯员    陈朝国)


编辑:线东波
相关内容
Hi德宏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

《德宏团结报》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