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那寻猿记
来源: 作者:张仁韬 发布时间:2019-01-02 09:56:42

“嘘……快听!快听!”护林员老余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远处的一棵树。我们警觉地停住脚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依稀能看见树叶动了几下。短短两分钟,我们架好拍摄器材,各自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藏好,精神高度紧张。这是我第一次拍摄大型野生动物。它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天行长臂猿”,属国家一级保护、濒危野生动物,全中国仅有150余只,而德宏州盈江县支那乡有观测记录的就有80余只。

为了这次拍摄,我们提前一天赶往盈江。汽车沿着弯曲的山路前行,一路在颠簸中听着护林员讲述长臂猿的故事,不由得精神百倍。我身上背负的器材有20多公斤,是最少的,同行的自然生态摄影师祜子和老边的都是在50公斤以上。村子距离驻地不远,从车里可以清晰地看见德宏海拔之最的大雪山和大娘山在云雾中若隐若现。下了车,我们跟随铜壁关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步行进山。沿途植被保护得很好,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村子边有一棵很大的胭脂果树,过去是孩子们的天堂,后来大家发现长臂猿也喜欢吃胭脂果,于是再也没有人去那棵树上摘果子,把果子全都留给了长臂猿。“每天进山巡护就是我的本职工作,以前我们一去它们就躲得远远的,现在看见我们来了,它们不躲也不跑了。”出于工作职责,护林员如今有了一项特殊的使命就是观测和保护长臂猿。为了加强保护,德宏州林业部门在长臂猿的几条必经之路上都安装了先进的观测系统,从手机上就能实时知晓长臂猿的动态。“只有亲眼看到他们,听到它们的叫声,心才会放下。”护林员说他们习惯了与长臂猿的会面,久而久之,长臂猿接受了护林员,大家渐渐成了朋友。

我选择了一个高点,用树叶做隐蔽,镜头紧紧锁住前方的一棵大树。大家都不敢说话,刻意压低自己的呼吸声。大约过了15分钟,突然,右后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团硕大的黑物先是窜到一棵树头上观察了几秒,然后纵身一跃跳到对面的树头上,这一跃目测足足有10米远。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冲击,几根粗壮的树枝被压弯后再弹起来,在寂静的森林中发出一阵响声。瞬间,只听见大家的快门声音如机枪扫射般齐发。我不禁感叹长臂猿不愧是森林高手,尽管体形硕大,但跳跃能力惊人,能够在大长臂的帮助下用很快的速度在森林中飞驰,无愧其“天行”的名号。紧接着,长臂猿梯队的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队员也以同样的方式在我们镜头前上演飞跃,渐渐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护林员告诉我们,这些长臂猿每天早晨从山上下来,到几公里外的瀑布边去觅食和玩耍,如果沿途有果子也会稍稍休憩饱餐一顿,然后晒会儿太阳,慢慢再回去。到了繁殖季节,出生不久的猿宝宝还会紧紧抱住猿妈妈,一起在树林间飞跃。为了跟拍长臂猿觅食的场景,我们一行的其他自然生态摄影师决定朝山下走,而我则选择在原地附近继续蹲守。等待的时间有些漫长,但健谈的护林员还是给我分享了许多他们如何保护长臂猿的故事。大约过了1个小时,护林员敏锐地发现远处有长臂猿在活动。“它们回来了,我们快躲起来!”这时候长臂猿的叫声也越来越近,一阵接一阵在树林间回荡。由于没有经验,我无法准确判断它们的路线,只能抬着相机四处张望。突然,镜头中闪过了长臂猿的踪影,我迅速顺着镜头方向继续寻找,一张毛茸茸的大脸出现在我的镜头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在这之前,我只期盼此行能够远远地看一看长臂猿的模样,不料此刻它就在我对面,离得那么近,我甚至都忘了去按快门。可是,我这个陌生人还是被它发现了,它一边移动着身体找树干做隐蔽,一边警惕地观察着我,悄悄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从长臂猿依稀的叫声中,我能判断出它们渐行渐远,我们也收拾设备往村子里走。原本以为“寻猿记”就此结束,可刚回到村里,一群孩子跑过来告诉我们对面有长臂猿。果不其然,就在村子对面不远处,有3只长臂猿在树上玩耍,上蹿下跳。由于是周末,看到我们在拍摄,围过来的孩子越来越多。“我们上学路上都会碰到它们。”“猿宝宝很可爱!”孩子们你一言我一句,都在说长臂猿,好像司空见惯,又好像在说他们熟悉的朋友。护林员告诉我们,过去村子里的猎人会把长臂猿当作猎物,但现在没有人再去伤害它们了。我原本以为长臂猿是喜欢上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才把家安在这里,此时,我才真正明白,长臂猿和这里的人们成了朋友,才不愿离去。我相信人与动物的关系也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之上,曾经的森林滥伐、植被破坏让动物和人类产生了距离,如今人类已经认识到环境在恶化、动物数量在减少,对自然生态的保护力度越来越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理念也渐渐深入人心。寻猿之行,有缘能与猿见一面,让我印象深刻,特别是孩子们和猿相处甚好,就像一群保护猿的小小志愿者,他们更懂得人与动物的生存法则。(德宏团结报记者   张仁韬

编辑:杨建晓
相关内容
Hi德宏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

《德宏团结报》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