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之魂
来源:德宏团结报 作者:杨耀辉 发布时间:2018-12-24 09:43:50

榕树,我们德宏人称之为“大青树”。

《辞海》中这样解释:榕为桑科,常绿大乔木。干生气根,多而垂,长入土中粗似支柱,叶革质,卵形深绿色,长4至8厘米,喜酸性土,种子或扦插繁殖。木材褐红色、轻软、纹理不匀,供器具、薪碳可用。果可食,根、叶、树汁均可作药用。

不久前,我工作的小城里发生了一件事:为减缓城市发展带来的交通拥堵,当地政府将位于闹市区道路中央的一棵35年树龄的大青树,移栽到新建的博物馆旁。广大市民和网友在理解支持政府行为的同时,纷纷关心起这棵大青树来。网友纷纷留言:“这棵树承载了我们一代人的记忆,移栽到别的地方,真不舍啊!”“年轻时曾在这棵树下拍过照。”“当年我还在树下卖过菜呢。”……看着评论区里的留言,足见这株大青树在市民心里有着何等重要的位置。

的确,在德宏这块土地上,无论在城市、村寨、田野,还是在山坳、密林、江畔……随处可见大青树虬枝苍劲、绿叶婆娑的身影。大青树从远古的历史中走来,扎根沃土、开枝散叶,见证了这块多情土地的古往今来。榕之风姿,融入边疆各族群众的生活里;榕之风骨,镌刻在故乡人的眷恋里。

对大青树的最初印象,于我而言,像梦境一样安放在我的乡愁里。孩提时在家乡山村小学念书,校门口的空地上有一棵“巨树”,遮天蔽日,高耸入云,我们几个小小的孩童手拉手才能合抱大树。大树盘根错节,旁逸斜出的枝干几乎是贴着地面伸向四周。下课的钟声才敲响,大青树就成了孩子们的天堂,我们要么在粗枝上走平衡、细枝上荡秋千、树缝里捉迷藏,要么在树丫上掏鸟窝、树下捡拾“小黄果”,要么用大片的叶子编出栩栩如生的“大水牛”“小老鹰”等各种玩偶……感谢那个没有手机的童年,一棵大青树给我们带来精神的富足和无限的快乐。

德宏的大青树是有灵性的,被傣家人奉为神树。很多傣寨都有向大青树供奉佛像,焚烧香火的习惯,有的村寨还会在大青树下放一个大陶罐子,盛满甘甜的凉水,以供路人解渴之需。大青树,将傣家人乐善好施的性格完美呈现。到德宏观光旅游,少不了要去盈江铜壁关看看“中国榕树王”。据专家测算和考证,这棵大青树至今已有近300年的树龄,树高约40米,由下垂的气根长成的新树干已达100多根,树冠覆盖面积达5.5亩,堪称“中国榕树王”。这时你会发现,游人用浪漫又独特的方式,在大青树的气根上密密地系满了红丝线,祈求神灵之树赐予幸福吉祥,实现美好夙愿。

金秋十月,长江原生态书画院院长、国家特级画家、77岁的重庆籍张荣声老先生在德宏举办“美丽德宏,榕行天下”书画展。作为活动策划组织者和参与者,我有幸看到了张老先生的多幅《榕》作品,均以德宏瑞丽“独树成林”秀美风光为原型创作,作品中的大青树气势恢宏、千姿百态、令人叹服。我还了解到,张老先生为抓住大青树的神韵,走遍了德宏山水,寻觅大青树的踪影,终于在瑞丽“独树成林”如获至宝,激活了艺术创作灵感。

在盛赞改革开放40年辉煌成就的历史节点上,人们用各种方式和语言讴歌祖国腾飞、家乡巨变,而我的脑海里总会幻化升腾出一幅画面:在云卷云舒的苍穹底色下,一棵棵恣意生长、迎风舞蹈的大青树列队闪过,有广大市民牵挂于心的“怀旧树”,有我乡愁里的“欢乐树”,有盈江榕树之王“伟丈夫”,有瑞丽独树成林“风情女”……这些生命之树抑或沙沙作响,鸣唱和谐美好的音符,抑或雄姿劲舞,展现热情奔放的图景。我由衷地礼赞家乡的大青树,栉风沐雨,雍容如盖,气势磅礴,包罗万象,不正是家乡德宏各族人民在阔步走进新时代的征程中团结上进、蓬勃发展的精神象征吗?

心之信念兮,榕之有魂兮。(通讯员  杨耀辉)


编辑:张文娟
相关内容
Hi德宏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

《德宏团结报》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